江苏南通张謇:《家诫》传世 警言流芳

江苏南通张謇:《家诫》传世 警言流芳
       张謇,字季直,1853年7月1日,即清咸丰三年五月二十五日出生于江苏海门常乐镇。中国近代著名的实业家、教育家、慈善家、社会活动家。著有《张季子九录》、《张謇日记》和《啬翁自订年谱》等。
       1894年,张謇高中状元。1895年起,开创实业救国、教育救国道路。他一生创办了大生一厂、二厂、三厂、八厂以及铁厂、油厂、面厂、酒厂、通海垦牧公司等30多个企业。1906年,他创办了国内第一所师范学校通州师范后,大力推广普及教育,在南通地方开办中小学校350多所。积极兴办职业教育,开办农校、医校、纺校、戏剧学校等10余所职业学校。参与创办吴淞商船学校(上海海事大学前身)、吴淞水产学校(上海水产大学前身)、中国公学、上海复旦大学、上海商科大学、南京河海工程学校、东南大学等多所大学。1905年,他兴办了国内第一个博物院南通博物苑,还先后建设了体育场、公园、养老院、育婴堂、残废院等16家公益慈善机构。1915年,南通被中央政府公布为"模范县"。1926年8月24日,张謇病逝于南通,享年73岁。
    毛泽东在谈到我国民族工业时说:"轻工业不能忘记张謇"。著名史学家胡适评价张謇:"他独力开辟了无数新路,做了三十年开路先锋,养活几百万人,造福于一方,而影响及于全国"。
       张謇出生于江苏海门常乐镇。1903年,曾在常乐镇西市建造抚海宅,翁同龢为之题写宅名,乡人称其为状元府。1915年,为了事业的需要,张謇在南通濠河之畔建造濠南别业。"别业",相对抚海宅而言,是另外一个住所的意思。
       濠南别业是一座融园林和住宅为一体的建筑群落。主体建筑位于宅院中心,是一座英式4层楼房,红色基调,坐北朝南,2000多平方米,由著名建筑师孙支夏设计建造。这座大楼是中国近代吸收西洋建筑艺术的典型作品,被录入《中国建筑史》。
       目前,主体建筑二楼和三楼被辟为南通张謇纪念馆的陈列室。张謇《家诫》石碑陈列于三楼厅堂。
       张謇家诫 警言流芳
       清苦人家出状元
      1853年,清末状元张謇出生在长江口北翼的海门常乐镇一个农民家庭。张謇撰写的《啬翁自订年谱》开篇写道:清咸丰三年癸丑(1853),五月二十五日,卯时。生于海门常乐镇,今敦裕堂前进之西室。
    张謇故里,人杰地灵。张謇父亲张彭年以耕种田地为主,兼营制糖作坊,生活虽然清苦,但十分重视对孩子的教育。
      张謇自幼聪慧,读书刻苦,16岁时考中秀才。1885年,33岁的张謇参加顺天乡试中举,获得第一名。1894年,清朝政府为庆贺慈禧六十大寿,特设甲午恩科考试,张謇以一甲一名独占鳌头,考中状元。
 
      实业教育为救国        
      张謇高中状元这年,正是家国多事之秋,这年,张謇父亲张彭年病逝,张謇奔丧回家,丁忧三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中国仓促应战。次年,守孝在家的张謇得到甲午战争中国失败、被迫签订《马关条约》的消息,义愤填膺,他在日记里写道:"……和约十款,几罄中国之膏血,国体得失无论矣……"日记还摘录了《马关条约》的主要条款。面临日益严峻的民族危机,救亡图存的强烈愿望在张謇心中陡然而增。他认为:"中国振兴实业,其责任须在士大夫。"于是,决心脱离仕途官场,投身实业与教育。他特地请江宁画家单林作了一幅《张季子荷锄图》,并请师友在画上题词,向大家敞开实业救国的内心世界。张謇首先在南通唐闸规划筹建大生纱厂,迈出抵制帝国主义经济侵略的第一步。
       张謇历经艰辛创办的大生纱厂开工后,产销两旺,声誉日隆。决定扩大生产规模,创建产棉基地,开发黄海滩涂,实现工业生产与农业生产顺利对接。十年磨一剑,张謇创办的通海垦牧公司,把9万多亩荒滩改造成了良田。欣喜之际,张謇泼墨挥毫,在公司望江楼书写楹联一副:"多把芳菲泛春酒,已见沧海为桑田"。在张謇引领下,黄海之滨长600里,宽100里的荒滩上,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围海造田运动,为国家开垦了广袤的良田。随后,张謇又兴办了大生二厂、三厂、八厂, 成为当时中国的棉纺大王,还开办了铁厂、油厂、面厂、酒厂、印刷厂等 30多个民生企业。民国初年,时人评述中国实业有"南张北周"之说,"南张"指南方实业家张謇,"北周"指北方实业家周学熙。 
       张謇用实业所得,大力兴办普及教育、职业教育、特殊教育以至大学教育。张謇认为:"一国之强基于教育。"在南通,张謇兴办了中小学校370多所,各类职业学校10多所,创办了养老院、残废院等16个公益慈善机构。        张謇43岁时迎娶吴夫人,两年后张孝若出生。老年得子,传家有后,张謇万分欣喜,写诗志喜:"平生万事居人后,开岁初春举一雄。大父命名行卷上,家人趁喜踏歌中。亦求有福堪经乱,不定能奇望作公。及汝成丁我周甲,摩沙双鬓照青铜。"为了事业的需要,张謇从1915年起,搬到南通濠南别业生活。张謇虽然只有张孝若一个儿子,但从不宠溺,管教严格,悉心教诲,倾注无限心血。1922年8月,张謇集7位古人的教子警言,书刻于石,作为家诫,希望子孙后代以此为勉。
       张謇的《家诫碑》现藏于南通博物苑,由张謇于民国十年(1921)亲自题写,并请当时著名刻工黄怀觉和王桂轩镌刻而成。碑有正反两面,正面是《倚锦楼石屏铭》,背面是《家诫》。
     《倚锦楼石屏铭》通过对石屏风的来历和品性的描绘,展露出张謇纯净﹑正直﹑高洁的性情。而背面的《家诫》则是对铭文"家诫可书,子听亦便"的生发与演绎。
       张謇的这篇《家诫》在呈现形式上却与众不同,其内容不是张謇个人所写,而是抄录了刘向、诸葛亮、颜之推等七位名人的诫子语录。之所以这样,是张謇认为"与其述已意,毋宁述古人"。过去名人的话比自己的话更具经典性,更有说服力,因而也更能引起子孙后代的重视。
     《家诫》中,张謇从修身、立志、治学、为人、处事等方面告诫子孙忧劳得福,骄奢致祸;宁静修炼性情,恭俭涵养品德;言语要三思,行为合情理;家有万贯财,不如一本书;门第不可依,成事在奋斗;做人要忠诚,行事重操守等!
      《家诫碑》石与人通融,《铭》与《诫》映照,是一篇难得的家诫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