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历史深处的洪氏家族文化

探寻历史深处的洪氏家族文化
        一大早,著名戏剧表演艺术家梅兰芳先生的弟子洪毅便收拾好行囊赶往机场,他要赶到杭州西溪湿地洪园的洪氏宗祠,参加将要在那里举行的洪氏家族祭祖仪式。
       每到冬至时节,来自四面八方的洪氏后人就会汇聚在西溪湿地洪园,举行一年一度的祭祖仪式。冬至祭祖对于江南人来说,似乎比过春节还要重要。这个在现代社会已经难得一见的现象为什么会在杭州洪氏后人中得以延续?这一方面是因为西溪洪园景区洪氏宗祠的恢复,而更重要的原因是西溪洪氏家族深厚的文化积淀和其独特的文化吸引力。
       中国历史上曾出现过许多名门望族,但是像洪氏家族一样几百年持续繁荣、又具有多样性发展的,却并不多见。杭州洪氏家族,自南宋洪皓由江西鄱阳迁居杭州开始,历经宋、明、清三代,人才辈出。眼前的这副“宋朝父子公侯三宰相,明纪祖孙太保五尚书”楹联从一个侧面展示了洪氏家族的繁盛。让我们跟随洪氏后人的脚步走进西溪洪园,探寻历史深处的洪氏家族文化。
       一、钱塘望族
        唐代以前,杭州西北都是水域,源于留下小和山的西溪是其中最美丽的风景。西溪曲水弯环,群山四绕,名园古刹,前后接踵,芦汀沙溆遍布其间,景致极为清幽,有着“古荡西溪天下闻”的美誉。
        正是在这样的自然和人文环境中,孕育了洪氏家族很多著名的政治家、文学家、艺术家和藏书家,集政治显耀与文化书香于一门。
        洪皓,生于北宋哲宗元祐年间,“少有奇节,慷慨有经略四方志”,在国家民族艰难之际,以天下为己任,怀康国济民之志,秉忠孝节义之风,积极入仕,谱写了人生和家族的光辉篇章,是宋朝著名的爱国重臣,《宋史》有传。洪皓生八子,尤以洪适、洪遵、洪迈声名卓著,世有“三洪”之称。长子洪适,曾高中榜眼,官至右丞相,有四十卷古文字学专著《释隶》闻世;次子洪遵,与兄同榜高中状元,官至右丞相、同知枢密院事,著有古钱币学专著《泉志》;三子洪迈曾任翰林大学士、端明殿学士、副丞相,经纶满腹,用近四十年心血撰写了七十四卷《容斋随笔》,与《梦溪笔谈》、《困学纪闻》并称“宋代三大最有学术价值的笔记”。世传“一门三丞相四学士”之美誉,说的就是洪皓父子四人。
        明清两代,洪氏家族亦代不乏人。洪钟,字宣之,号两峰居士,明成化乙未(1475年)进士,谙习宪典,曾任刑部尚书、工部尚书。洪钟长子洪澄官至内阁制敕中书、翰林院待制,曾孙洪瞻祖曾任南京都察院右都御史、江西巡抚。
       洪氏在清代则有大戏曲家洪昇,其代表作《长生殿》,是中国艺术史上的经典之作和中国戏曲的杰出范例,和《西厢记》、《牡丹亭》、《桃花扇》同列四大古典名剧。洪昇因《长生殿》失意于仕途,却也因《长生殿》而长生于历史。
        杭州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周膺:
        洪氏家族的发展我觉得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这个家族的人,都特别努力,无论学问方面也好,还是处世做事方面也好,都特别努力,兢兢业业,不虚伪,扎扎实实做事,在时代的发展变迁中始终传承家风、弘扬家学。
        二、耕读传家
        洪氏家族的繁荣昌盛,得益于洪氏家族代代相传的教育理念和祖训家规。
        洪氏祖训以“孝以事亲,义以睦族,敬以持己,恕以及物”为核心内涵,告诫洪氏子弟“身能立,家始齐”,只有自身有所建树,才能治理好家庭。
        洪皓第24代孙、旅意剧作家、书法家 洪毅:
       我觉得我们祖先传给我们的精神,第一个是忠于国家,这从我们皓公开始,就特别明显;再一个是重视文化,我们过去叫诗礼传家、耕读人家,无论从事什么职业,处于何种位置都要学习、传承我们的传统文化,做一个有文化、有知识的人。这些对我们教育是很深的。
        洪氏家规则有6条,“戒游”“戒博”“戒饮”“戒斗”“戒色”“戒逸”,一旦犯戒,家法施之。
        浙江工商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 王丽梅:
        洪氏祖训中,一方面它有一个形而上的、更高尚的引导,引导他的子侄要孝敬父母、恭敬兄弟,要和邻里街坊和睦相处。同时也有规范性的约束要求,从两个方面,对一个人的成长进行塑造。这一方面可以让洪氏族人承担社会责任、家国重担,另一方面也能让他们守住规矩,不敢胡作非为。
       值得一提的是,每条洪氏家规文末均指出“以此思之,不如读书”。可见,洪氏家族对读书的重视。这一点,其理念在洪钟身上得到了集中体现。
     【《命子作》】
       西溪湿地“千顷蒹葭十里洲”,其间水道如巷、河汊如网,鱼塘栉比、诸岛棋布。洪钟一生勤奋好读,幼年读书时要过河港,其母每日摇船相送,风雨无阻为洪钟的成才付出了难以想像的努力和坚持。洪钟晚年回乡,母亲早已去世,不能尽孝膝下,洪钟便修建断桥,取名“思母桥”,在旁边建“思母亭”,以感念母亲深恩厚德。洪钟一直铭记母亲“人以积金以遗子孙,吾教子一经耳”的教诲,对其子女的要求也非常严格,曾作《命子作》:“汝父慕清白,遗无金满籝。望汝成大贤,唯教以一经。经书宜博学,无惮历艰辛。才以博而坚,业由勤而精。”
      【建设书院】
        洪钟为官数十年,一生清白,还乡后也未置田地,而是积极办学,发展教育。洪钟在西湖南岸涌金门之南建两峰书院,免费教授洪氏家族子弟和杭州一带贫困子弟读书习经,广传知识,惠泽一方。
      【五世藏书】
        洪氏家族历来有藏书刻书传统。洪钟的祖父和父亲皆以耕读起家,洪钟继承父志,更喜藏书,“素称学海,书籍拥专城”。洪钟之孙洪楩更是承先世遗业,购书藏书,构筑书室,积书数万卷之多。又曾在杭州清吟巷设刻书坊,所刻《清平山堂话本》是现存刊印最早的宋元明话本集,对明代话本小说的发展有着深刻影响。洪钟曾孙瞻祖及玄孙吉臣、吉辉、吉符皆继承先世藏书,有名于时,是为五世藏书,这不仅在杭州,在全国也不多见。
         三、德化士风
        洪氏家族从培养孝子贤孙入手,孕养族人忧国爱民的品德。南宋的洪皓、明代的洪钟都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其自律、为民、爱国的形象,在历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同时也起到了德化士风的作用。
       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郦波:
       一个是在个人的方面,每一代(洪氏族人)都很有成就。更重要的是他们影响周边,影响社会,然后被当地的百姓、当地的社会所推崇。比如,从洪皓开始的那种至高的格局和气节,文人士大夫的精神,这奠定了洪氏一族的门风,也引领了当地的社会风气。
      【两度拒婚】
        洪迈鼓励读书以科举入仕,但他认为劝学不能“诱以富贵”,这样会败坏士风,有悖先儒遗训,“士人不能迷恋于功名利禄而不知往返,应节欲去己、知止崇俭”。
        洪皓拒婚就是一个生动的例子,洪皓从小受到严格的家庭教育,礼义廉耻是他做人、为学与从政的底线。洪皓年少得志,二十七岁中进士,殿试中左丞相王黼、宁远军节度使朱勔,见洪皓器宇轩昂、文才超群、答辩如流,欲招为女婿。洪皓因王、朱是当时奸佞、人品不端,不愿攀附权贵,“视之蔑如”,力辞婚事。这一举动彰显了洪皓为人的价值取向,高峻气节被记入史册。
      【重民生,多行德政】
        明成化二十一年,洪钟奉命前往江西、福建、两广安抚流民。回京后向朝廷建议,鉴于流民和移民错杂、习于争斗的实际情况,应设立乡学、社学,教民诗书,使之受教化、懂礼让。时人以为是治本之论。弘治十一年任都察院右副都御使,巡抚顺天兼整饬蓟州诸边备,任内,奏请减少民役,兴建水利交通设施,予民休养生息。
       “贻厥孙谋,五世先贤昭典范;绳其祖武,西溪后裔振雄风。”洪氏家族以洪皓和洪钟等人物为中心,以身示范,教化相沿,成为了德义士风代代传承的名门望族,影响深远。
        四、后世遗泽
        今天西溪湿地的许多文化传统、民间习俗,直接源于洪氏家族,现“五常”地名就是由洪氏明代“五尚书”通假转化而来,并带来士大夫精英文化与本土文化的融合。在改良民风上,洪钟对西溪湿地文化的发展成熟影响尤深,他退居西溪湿地后,为“庆丰年”、“祈社安”,发起端午节“龙舟胜会”活动,沿袭至今。此外,洪钟见当地民风不好,农闲时年轻人混沌终日,游手好闲,为改良民风、强民体质,他又将在朝期间带兵征战的兵器与生产、生活工具结合,创编武术套路,教人演练,兴“五常十八般武艺”。今天“五常龙舟”和“五常十八般武艺”都已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春祀秋尝遵礼教,左昭右穆序源流。”祭祖仪式庄重而短暂,人们在短暂的相逢后又将分赴四方,然而洪氏家族强调“以和敬为先、以忠厚为本”,“以良善存心,以礼义持身”,这种追求孝亲、睦族、持己、恕物的家庭教育深深烙刻在洪氏子孙的灵魂中,无论他们出世还是入世都坚守着祖宗的这一原则。而丰厚多彩的洪氏家族文化也必将在更大更广的范围里影响着今天的人们。